愛尚小說網->都市->繼承兩萬億->章節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說服”布雷迪

熱門推薦: 地球唯一修士道友請留步之鴻蒙紫府殺手醫生都市行重生之黑暗紀元超級大中華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飼養全人類超級兵王全職國醫都市特種兵

布雷迪從奧加德大酋長府邸回公司總部之后,越想越氣,稍稍處理一些要緊公務,就開始著手整理與白小升的對話內容,并且在其中著重強調白小升罔顧集團利益,“吃里扒外”的行徑。

雖說白小升沒有做出損害集團利益之事,但妨礙克若戈從奧山獲取更大利益,本身,就是罪過!

整理好后,布雷迪會把這個“小報告”直送集團總部。

一方面,他要讓白小升受到懲處,讓自己怒氣得以發泄。

另一方面,還可以迫使白小升轉變態度,轉而幫克若戈向奧山爭取利益。

至于白小升要如何去說服那位奧加德大酋長,重新給克若戈好處,在中間會不會難做,布雷迪就不管了。

“要在這件事上做文章逼死白小升,不能宣語去做,他忙,身份也不適合出面。得找一個對白小升素有不滿,利益相沖,分量還要夠的人,還得不介意用些‘非?!侄??!?/p>

布雷迪略一尋思,就找到了合適人選。

“聽說,摩根副董對白小升一直頗有微詞。他這個人,真是再合適不過啦!”

選好了目標,布雷迪敲打鍵盤的手,更加賣力。

洋洋灑灑,幾百字就呈現在屏幕上。

回想白小升那張讓人惱火的臉,布雷迪簡直“詞如泉涌”,一發而不可收拾。

就在這時,他辦公室門被叩響。

布雷迪思緒被暫時打斷,頓時皺眉,抬頭看向門口,沉聲道了一聲,“進!”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秘書探身進來,見布雷迪臉色有些不悅,忙道,“布雷迪先生,您有訪客?!?/p>

“什么人?”布雷迪皺眉道,“不說了嗎,今天我不見客!”

話雖如此,布雷迪也知道,自己秘書深諳自己的性情,要是來的尋常人,必然會謝客,不會前來稟告。

那秘書也緊著道,“是集團來的人,說指明要見您,他們身份特殊,我們也不敢阻攔,也不敢問明白?!?/p>

布雷迪目光一奇。

集團來人?

還身份特殊?

“帶過來?!辈祭椎下砸怀烈?,開口道。

那秘書忙點頭,撤了回去。

片刻之后,辦公室的門再被叩響兩聲,隨后被秘書推開。

兩個人,一前一后走了進來。

布雷迪瞧見這倆人頓時一愣,眼神還有幾分莫名奇妙。

“是你們?!”

進來的是一男一女,男的高大威風,女的嬌小俏麗。不是旁人,正是白小升身邊那倆個“隨從”。

布雷迪見過。

不過,他們怎么來了,還自稱集團來人?

這搞的什么名堂!

布雷迪認為這必是與白小升有關,頓時有幾分火氣。

林薇薇、雷迎客客氣氣跟布雷迪點點頭,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

事實上,他們穿著正式,胸口還別著身份徽章,表明在集團的特殊身份。

也正是這個,讓秘書相信他們的身份。

“布雷迪先生,您好?!绷洲鞭甭氏乳_口,對布雷迪微笑道,“我們是總部監.察.部.門最高級巡查員,林薇薇、雷迎,我們來,是要對克若戈公司進行巡視?!?/p>

布雷迪的秘書眼見涉及高層機密,不敢旁聽,退了出去,還從外面關上了門。

林薇薇這句官話,讓布雷迪眼神微瞇。

首先,振北集團總部這個監.察.部.門從來都是行事隱秘,大多時候調查完了,甚至報告都送到總部,相關公司都未必知情。

可從沒有這么大搖大擺登門,告訴對方“我要查你”的。

其次,克若戈可是直屬于董事長的公司,現在是直屬代理董事長白宣語,向來監.察.部.門對他們都是“繞行”的。

怎么,今天要開一個先例?!

這怕是頭一次,有人打著監察部門的旗號過來。

再次,是這時機。

布雷迪剛跟白小升那邊談完歸來,對白小升發了狠,后腳白小升的人就跑來說要調查克若戈公司!

這分明就是怕他真會上報,這是來找麻煩來了!

布雷迪明白過來,牙都咬的咯吱作響。

白小升居然私用職權!用心險惡,其心可誅!

布雷迪是氣暈了,就算白小升派林薇薇、雷迎來查,也是正當行使權力,畢竟他這克若戈也不能置規則于不顧。

當時,布雷迪跟白小升翻臉,并不怕會對跟奧山的生意有什么不利,畢竟陳非酋也是見證者之一,斷無可能白小升說不合作,就不合作的道理。

所以布雷迪也不怕白小升會怎樣,甚至當面威脅。

可沒想到,白小升居然跟他玩這一手。

“好你個白小升!”布雷迪咬牙切齒之際,抬頭看向林薇薇、雷迎,沙啞聲音道,“是白小升讓你們來的?要是我把他的丑惡行徑上報,他就讓你們來惡心我們克若戈,對吧!”

林薇薇聞言一笑,客客氣氣道,“布雷迪先生,你誤會了,我們只是履行正常的巡視程序,并不是針對誰。如果您時間緊,我們就走一走看一看。如果您堅持要做一些職權之外的事……我們不攔著,那也就意味著您有充足的時間,就請您配合我們詳細巡查一番!”

林薇薇的說辭微妙,卻也能讓人聽懂。

就是布雷迪如果不向集團總部去找白小升麻煩,他們簡單來簡單去。

如果布雷迪非要堅持找麻煩,他們也要好好在克若戈折騰一番。

“如果您認為可以先搪塞我們,讓我們先行離去,等過些天,還要繼續做一些不必要的行為。那我們會常來,并且申請部門加派人手?!崩子朴频?,“到時候,代理董事長那邊也會被麻煩到呢?!?/p>

這倆人的話,簡直就是威脅!

布雷迪眼看自己居然被白小升兩名“隨從”當面威脅,嘴唇都情不自禁抖了起來。

氣的!

“好??!你們也還知道克若戈,是直屬于代理董事長白宣語先生的!那你們居然大言不慚說上門調查!”

布雷迪瘋狂道,“好,你們查,我讓你們隨便查!”

“只不過,他白小升的事我絕沒完,他不受罰我不罷休!”

“看咱們誰耗得過誰!”

布雷迪不管不顧了。

林薇薇、雷迎相視一眼,都沒有料到這位布雷迪先生居然暴躁到了這種地步。

白小升這第一手“勸說”,似乎起到了反效果。

“就算布雷迪先生你上報的話,白小升先生也沒有做出任何違背良心的事,沒有違背集團任何規定,頂多會多費一些唇舌向高層解釋,他所作所為,也是為了能讓克若戈更快加入奧山商界,你又有什么理由揪住不放?!?/p>

林薇薇善意勸道,不過似乎服了軟。

布雷迪覺得自己氣勢壓過二人,越發不顧一切,獰笑的看著倆人,緩聲道,“你們以為要處罰人,就得師出有名,我告訴你們,只要高層大多數人覺得白小升做得不對,讓人嫌惡,到要處理他的時候,就有的是罪名。你們華夏不是有句話,‘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句話很適用于職場。多說無益,咱們就走著瞧吧!”

林薇薇、雷迎俱是皺眉。

“非要鬧到這樣嗎,布雷迪先生?!绷洲鞭边€算客氣道。

“現在,你們給我滾!”布雷迪揚手向門外一指。

林薇薇、雷迎相視一眼,最終臉上有些無奈。

布雷迪冷笑看著倆人,眼神甚至有一絲得意,似乎在說——

他白小升除了這點小手段,還有什么招【愛尚小說】,盡可以使出來!

雷迎一言不發,轉身直接把辦公室的門拉開。

這就要灰溜溜回去了嗎!布雷迪見狀,冷笑著揚起下巴。

結果,雷迎不是走出去,而是請人從外面走進來。

見到那個人,布雷迪頓時一愣,臉上的暴躁瘋狂一下子凝固,瞬間消散。

進來的,不是旁人,正是陳非酋。

白小升是真不想跟布雷迪搞得太難看,可惜布雷迪非要把他當成惡人,明言要上報集團進行報復。

白小升也是擔心自己以后的工作受到影響,才出此下策,讓林薇薇、雷迎來“提醒”布雷迪——自己還是監.察.部.門二把手,他若打小報告,自己就名正言順“行使職權”,到時候大家都麻煩。

不過白小升也覺得,這未必就能讓布雷迪知難而退。

布雷迪這個人太高傲了,自恃身份特殊,管理的企業特殊,連監.察.部.門都未必放在眼里。

說不定會視白小升他們的行為為羞辱,說不定會更瘋狂。

所以,白小升讓林薇薇、雷迎去的時候,多帶一個人——陳非酋。

白小升也把可能的狀況,提前跟陳非酋通過了氣,讓他有所準備。

此刻,眼見陳非酋,布雷迪臉色大變。

他這種身份,方才那一番大嚷大叫,堪稱丑態。

關鍵是言語極不合適陳非酋聽!

“阿瓦克瓦拉克拉先生,您……怎么能在外面?!辈祭椎蠌娦邪焉袂檗D為笑容,對陳非酋道。

“布雷迪先生,剛才你們的對話,我在外面都聽到了。你的秘書關門的時候,我留了一個縫隙?!?/p>

陳非酋一臉抱歉道,“偷聽別人說話,真是失禮至極,請你見諒?!?/p>

布雷迪忙笑著擺手,“沒事、沒事的?!?/p>

布雷迪不是沒事,而是心里發苦。

那些話,不適合對方聽的!

陳非酋道完歉,揚起手里的計劃書,跟布雷迪道,“這份合作書,我父親已經看過,并無異議?!?/p>

原來這位至高大酋長之子,是跑來送文件的。

這種事讓下人來做不就好了!

布雷迪剛想客氣兩句,就聽陳非酋道,“我父親高度贊揚白小升先生秉持中正,不偏不倚。他說了,如果他對克若戈有特殊對待,我們將會對克若戈執行更為嚴厲的審查制度??梢哉f,是白小升先生,讓克若戈更加順利的得到了我父親的認可?!?/p>

布雷迪笑容微滯。

“而我,剛剛聽到了一些讓我感到很不舒服的對話?!标惙乔鯂烂C道,“我聽見有人在對我們奧山聘請的處事公正的商務顧問,頗有怨言,不滿他對奧山的不徇私!這讓我很不理解!”

“同時,我對揪住這一點不放,意圖無理取鬧之人,感到無限不滿!”

“我會如實稟告我的父親,并且建議,如此一個寄希望于徇私搞特殊化的合作者,并不是我們好的合作伙伴!”

陳非酋冷臉道,“這份合作書,我會帶回去,與克若戈的合作,我們會重新考慮!”

陳非酋這番言辭,有理有據,不急不緩,比嚴詞厲色更有殺傷力。

布雷迪聞言,臉色驟然一變。

不管是他,還是克若戈,都承受不起與奧山商界失之交臂。

出了岔子,連白宣語都難逃其咎!

因為對白小升的憤恨,竟要引來這般后果嗎!

布雷迪一顆心直墜深淵,眼看陳非酋轉身就要走,頓時大叫道,“阿瓦克瓦拉克拉先生,請留步!”

“方才,只是我一時私憤之言,完全是在胡說八道!”

“我怎么可能因為白小升先生秉持公正,就向集團宣泄不滿,也不會有人理會的,這毫無道理!”

“我們振北集團是世界級大公司,怎么可能會發生那般荒唐之事!”

布雷迪連番發聲。

方才有多強硬,這一刻就有多認慫。

林薇薇、雷迎相視一眼,也“幫”著攔陳非酋,還不住勸說。

“阿瓦克瓦拉克拉先生,我們也相信布雷迪先生不會在這件事上,找白小升先生的麻煩?!?/p>

“接下來,白小升先生將會為奧山忙碌,給他找麻煩,那豈不是給奧山找麻煩……”

這番話與其說是勸陳非酋,倒不如是說給布雷迪聽。

布雷迪聽在耳中,心頭苦澀。

好說歹說,陳非酋算是接受了布雷迪的說辭,把帶來的合作文件交給了他。

“白小升先生會為我們奧山繼續出力幫忙,我們都不希望他會惹上不必要的麻煩。好了,布雷迪先生,我也該回去了,就不打攪了?!标惙乔跖c布雷迪道別。

林薇薇、雷迎也一道跟著離去。

布雷迪再三保證,親自送陳非酋上了電梯。

等送走客人,重新回到自己辦公室,布雷迪一屁股坐下,臉色復雜且疲憊的看著電腦屏幕,上面那些字都是他一個字一個字敲出來的。

“你贏了!”布雷迪咬牙,一鍵刪掉自己的小報告。

他算是徹底放棄在這件事上做文章。

隨后,布雷迪又紅著眼睛,自語道,“以后你在集團的路,可還長著呢!白小升!”

林薇薇、雷迎跟著陳非酋上了車,一路駛離。

路上,林薇薇還對陳非酋慶幸道,“真多虧你跟來了,不然的話,我們絕搞不定呢?!?/p>

雷迎也贊道,“方才你說的那些,很給力啊?!?/p>

陳非酋面對夸獎,謙虛一笑,擺擺手道。

“別夸我了?!?/p>

“白小升教的……”(未完待續)

相鄰小說: 我在東瀛畫漫畫氣御九重天元尊夜幕殺機龍珠之超級宗師殺出矩陣:起源藏鋒書生萬戶侯火影之五更琉璃重生之投資之王
11选5技巧稳赚前三直 老时时彩综合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出不了金怎么办 摩托车游戏 黑龙江11选五5什么时候开始 投资股票最少多少钱 排列五视频直播开奖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十分快三大小单双视频教学 股票融资平台怎么纳税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