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修真->蓋世雙諧->章節

第八章 庶爺

熱門推薦: 飼養全人類 凡人碎空傳 重生之黑暗紀元 全職國醫 極品殺手縱橫都市 啟示之刃 無賴天尊 道友請留步之鴻蒙紫府 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 地球唯一修士

明亮的屋室,奢華的陳設。

精致的菜肴,孤寂的背影。

在七柳幽闌,有這么一間房,客人們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

但它存在。

有一個男人,他常在這個房間里喝酒。

下酒菜,是最好的。

但酒,卻是最劣的——幾文錢就能打上一兩、不摻水喝著嗆人、摻水喝著沒味兒的那種。

他喜歡這種酒,因為這酒能讓他記得自己是誰。

咚咚——咚咚咚——

敲門聲忽然響起,兩下,跟著是三下。

“進來?!蹦腥寺牥堤枦]錯,于是應了一聲。

接著,老鴇就推門進來了。

“庶爺?!崩哮d進門后,是這么稱呼這名男子的。

但其實,這個男人的名字里并沒有“庶”這個字,只是因為某種原因,他要求對方這樣叫他而已。

“說?!笔鼱斅劼?,便轉過身來,看向了老鴇。

但見,這庶爺一身玄衫,衣著樸素,面色白凈,消瘦頎長。他雖已是兩鬢灰白,但看起來年紀也不過四十上下,胡須不算很長,不過修得很整齊。

“有位孫亦諧孫公子,還有黃東來黃公子……想要求見初雪姑娘?!崩哮d如是回道。

這老鴇剛才還在“樂不思蜀”那邊跟孫黃二人叫板呢,這會兒怎么到這兒來了呢?

因為她剛才拍完桌子之后,孫亦諧和黃東來就把他們各自的大名給報出來了……

雖然老鴇此前通過孫黃二人的只言片語聽出了他們一個姓孫、一個姓黃,但一直都是以公子相稱,并不知道他們的全名;直到方才,她跟那兩人翻臉時,孫亦諧他們才報了全名。

妓院可是個消息靈通的地方,許州城離洛陽又那么近,老鴇不可能不知道這兩位正當紅的武林新秀在洛陽的事跡,于是,她權衡之下,來到了這里……

“孫亦諧,黃東來……”庶爺將這兩個名字又念叨了一遍,若有所思地沉默了片刻,隨后,他笑了,“呵……你跟他們說,想見初雪可以,但他們兩人中,只有一個能見到初雪,而另一個,得來陪我喝酒?!?/p>

他這句話,讓老鴇都感到有點驚訝。

老鴇在這里那么多年了,在她印象中,庶爺請別人同飲這種事……只發生過寥寥數次,且他請的都是自己的“朋友”;而孫亦諧和黃東來都是第一次來七柳幽闌,他們恐怕連認都不認識庶爺,更不用談什么交情了。

“怎么了?”庶爺見老鴇沒有第一時間應話,故又問了一句。

“沒……沒什么?!崩哮d趕緊低下頭,朝門口退去,“老奴這就去辦?!?/p>

…………

回到“樂不思蜀”門口時,那老鴇額頭上的冷汗還沒干呢,她擦了擦才進得屋去。

“二位公子久等?!被氐诫p諧面前,老鴇反倒淡定了不少。

“怎么樣?初雪姑娘怎么說的?”孫亦諧以為老鴇剛才出去是直接去見初雪去了,故才有此一問。

他并不知道,在這七柳幽闌,你要見誰都可以直接去問本人,唯有那初雪,要見她……得先問過庶爺。

“要見初雪姑娘,你們得答應一個條件?!崩哮d并沒有正面回答孫亦諧的問題。

“什么條件?”黃東來這時又吐槽道,“莫非是要加錢?”

老鴇無視了他那后半句話,頗為嚴肅地回道:“你們二人,只有一人可以去見初雪,而另一人,得去陪我們老板喝一杯?!?/p>

“哈?”孫亦諧和黃東來十分同步的從嘴里蹦出了這么個語氣助詞,連臉上的表情都一樣。

“你們可以先商量一下?!崩哮d也不多跟他們廢話,說著就往外走,“若不答應這條件,那見初雪的事也免談,二位就請自便吧?!?/p>

說完,她已走了出去,還順手帶上了門。

既然人家留下你們自己商量,那就商量唄。

“我去……這兒的老板到底是誰???”孫亦諧當即便面露疑惑道。

“鬼知道……”黃東來兩手一攤,“連董捕頭這種熟客都不知道的事情,我倆哪兒打聽去?”

這時,孫亦諧小眼珠子一轉,忽然萌生了一個想法,他接著道:“誒~黃哥,你說,會不會是那種設定……”他頓了頓,勾起一邊的嘴角笑道,“比如,這兒的老板其實是個女的,而且是比那春夏秋冬四大花魁還要漂亮的絕世美女……”

“孫哥?!秉S東來用一種很認真的眼神看著孫亦諧,“你不就是想忽悠我去陪男人喝酒,自己去見頭牌嘛……我去喝就是了呀,你現在編的這套連雷不忌都不會信啊?!?/p>

“哎呀~什么叫編嘛,人要有夢想,萬一呢……”孫亦諧說著,趕緊抓起桌上的酒杯喝了口酒,稍微掩飾了一下被黃東來揭穿的尷尬。

這兩人確是太了解彼此了,騙誰也騙不了對方,所以他們商量得也是飛快。

不多時,兩人就把老鴇叫了進來,給了答復;老鴇也不耽擱,當即讓孫亦諧在房中再等片刻,然后就帶著黃東來去了庶爺所在的房間。

…………

咚咚——咚咚咚——

還是二加三的敲門聲。

待屋里的庶爺道了聲“進”,老鴇才推開房門,站在門口說了句:“庶爺,黃公子帶到?!?/p>

“嗯?!笔鼱攽?,已站起身,走向了門前,并抱拳拱手道,“黃少俠,久仰大名?!?/p>

黃東來也是一邊打量著來人,一邊回禮:“好說,黃某不才,不知尊駕……”

“蒙朋友們抬舉,稱我一聲‘庶爺’?!笔鼱斀拥?。

“哦~”黃東來也抱拳道,“好,那黃某也是恭敬不如從命……”

他表面上是沒說什么,但心里明白,這是個不好對付的人——一個連真正的名字都不愿告訴別人的人,其身上必定藏著諸多秘密。

根據黃東來的經驗,這種人基本就是“只要報出名字就自帶一大堆信息”的那個類型……跟這種人打交道,要分外小心。

“你忙你的去吧?!焙忘S東來打完了招呼,庶爺便隨口打發了門外的老鴇。

老鴇得令后,便關門走了。

到了這會兒,這老鴇才剛剛要去初雪那邊通知她有人求見,并讓姑娘梳妝準備,所以,孫亦諧和初雪的事兒,咱們稍后再表。

眼下,還是繼續說這庶爺和黃東來的對飲。

幾聲互“請”過后,黃東來和庶爺雙雙落座。酒菜都是現成的,黃東來坐下,也就是添雙筷子、添個杯子的事兒。

“黃少俠之名,如雷貫耳,今日一見,果真是英雄少年,一表人才,容庶某先敬你一杯?!笔鼱斶@套詞兒也是早就想好了,如果此刻來的人是孫亦諧,他就把這句話里的“黃”換成“孫”,一樣可以用。

“庶爺客氣了,黃某受之有愧?!秉S東來面帶三分笑地端起了酒杯,在回這句話的同時,他已不動聲色地驗了驗酒里有沒有被下藥。

畢竟是黃門少主,把陌生人遞來的東西送進嘴里之前,他基本都要仔細觀察一下,這也是他爹從小訓練他而養成的好習慣。

第一杯酒飲下,黃東來還沒把杯子放到桌上呢,庶爺就立刻問道:“黃少俠,我這酒如何?”

“難喝?!秉S東來幾乎是句頭追著句尾,緊跟著庶爺的問題就給出了答案。

這個回答,可并不是因為黃東來老實、說話不經思考,恰恰相反,他思考得飛快,所以他立刻明白這問題是一次試探。

“哦?”庶爺果然被黃東來那超快的回答搞得愣了一下,繼而笑道,“呵……黃少俠還真是快人快語?!?/p>

“不,我已經很客氣了?!秉S東來道。

“那怎么才叫不客氣呢?”庶爺道。

“不客氣的說法就是……”黃東來眉梢一挑,將手里那空酒杯的杯口沖著對方,“……你是不是在尿里攙酒了?”

“哈哈哈哈哈……”庶爺笑了,大笑。

笑罷,他又道:“黃少俠稍等?!?/p>

說著,他又起身,到房間一側,打開一個柜子,重新拿了壺酒過來。

“這是好酒?”黃東來抬眼看著對方道。

“是好酒?!笔鼱斶呁刈哌叺?。

“你剛才為什么不喝?”黃東來道。

“我一個人的時候只喝劣酒,只有‘朋友’來了,我才陪著喝好酒?!笔鼱數?。

“那你這到底算摳門兒呢?還是大方呢?”黃東來道。

“這很重要嗎?”庶爺道。

“的確,這不重要?!秉S東來道,“重要的是,我剛才坐下時,還不是你的朋友,但我喝完那尿一般的玩意兒后,好像就是了?!?/p>

“呵呵……”庶爺又笑了笑,“黃賢弟……”他對黃東來的稱呼忽然就變了,“你應該能懂,像我這樣的人,比起‘好話’來,更喜歡聽‘實話’,所以,你只要跟我說實話,就可以是我的朋友?!?/p>

“‘可以是’?”黃東來挑出了這句話里的重點,用疑問的語氣拋了回去。

“對,‘可以是’?!笔鼱數?,“因為僅僅是說話實在,也是不夠的?!?/p>

“還有別的?”黃東來道。

庶爺這時已經重新坐下,并親自給黃東來滿上了第二杯酒:“有啊,還得聰明?!?/p>

“這么說來,我很聰明?”黃東來道。

“你是很聰明?!笔鼱數?,“所以此刻你一直在問我聽起來很笨的問題,但其實你什么都知道,也知道問的這些大抵都是廢話?!?/p>

黃東來點點頭:“那你說點不廢的我來聽聽?!?/p>

“你們是來查鄭目開的死的,對吧?”庶爺果然是沒說廢話,突然就把話題帶到了孫黃二人的來意上。

黃東來拿起那第二杯酒,又是一飲而盡,隨后道:“既然庶爺已經知道了,不如……你現在就把此事的來龍去脈都告訴我,也免得我倆在你這兒瞎折騰?!?/p>

“呵……”庶爺聞言,輕笑一聲,隨即也喝了一杯那好酒,再道,“我能跟你說的就是,你們在我這兒再怎么折騰,也是查不出任何東西來的?!?/p>

“那您的意思是……”黃東來眼神微變,“……讓我們別再查了?”

“是的?!笔鼱數?。

“可我們的一位兄弟……包括我們自己,現在都被廣行鏢局給盯死了?!秉S東來道,“不查明真相,我們便無法洗刷自己的冤屈啊?!?/p>

按說,這時候,庶爺完全可以回答:“那就是你們的事了?!?/p>

但他沒有這樣說。

他竟然是這么說的:“那要不然……我用另一種方法來幫幫你們?”

黃東來神情一肅,看著對方道:“哦?什么方法?”

別看此刻黃哥表面上鎮定自若,其實他心里慌得一逼,生怕對方這時回他一句“我這就把你倆給殺了,一了百了”。

“黃賢弟……”一息過后,庶爺慢悠悠接道,“我要是告訴你,我可以讓廣行鏢局在一夜之間消失,你意下如何?”

黃東來聽了這話,簡直被秀得頭皮發麻。

鏢局,雖不是正統的武林宗門,而是以營業為主、授藝為次的特殊組織,但真要論實力,廣行鏢局也勉強排得進正道二線門派的末流。

今天,哪怕是一個一線大派的掌門,恐怕也不敢說能讓哪個二線門派“在一夜之間消失”的,但這庶爺竟是說出來了,且說得輕描淡寫,絲毫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

“庶爺……愿意為我們做這種事?”黃東來先是喝了口酒壓壓驚,隨后才問道。

他根本也沒問對方“行不行”,而是開始往“為什么”那個方向引。

“愿意啊?!笔鼱數目跉馐抢硭斎?,“畢竟也不是什么難事嘛?!?/p>

“難不難是其次?!秉S東來接道,“您為什么要為我們做到這個地步呢?”

“因為我們已經是‘朋友’了啊?!笔鼱數?,“為朋友做點力所能及的事,不是很平常嗎?”

黃東來腦子一轉,反應過來了:“那……這事兒,是庶爺您親自辦,還是……”

“呵……怎么會是我親自辦呢?!笔鼱斝Φ?,“我和你是朋友,和別人也是朋友,過去,我也曾幫別的朋友辦過不少事,所以今天,我就可以求那些朋友來辦你這件事?!?/p>

黃東來聽到這兒,心里吐槽道:“你這他媽不叫‘朋友’,叫‘教父’好吧?”

“哈哈哈……”下一秒,黃哥便大笑出聲,“那我能不能這么認為……今天,你替我們滅了廣行鏢局后,為了還你這個人情,同時也為了避免你把這事兒捅出去,在將來的某一天,我這個‘朋友’,很可能也要幫一些與我素昧平生的、你的朋友……去處理一些類似的事情?!?/p>

庶爺微笑著,又喝了一杯酒,并在放下酒杯后看向黃東來:“我就說……你是個聰明人嘛?!?/p>

本書作者其他書: 紂臨 驚悚樂園 鬼喊抓鬼 販罪
相關推薦: 美女攻略系統 最強鋒衛 輪回樂園 超級女婿 最強贅婿 萬古神帝 都市狂少 伏天氏 武煉巔峰 帝霸
11选5技巧稳赚前三直 广西快十开奖查询结果 甘肃11选5五码遗漏 贵阳微乐麻将下载 双色球开奖 捕鱼来了人工客服电话 真人填大坑赢钱的 双色球死规律 天天捕鱼电玩辅助 重庆麻将换三张血战到底技巧 贵州11选五前三直遗漏